篆仑

这人很懒,什么也没有留下……

是不是一定要有块实地,比如宗教,才能让人足够安定?一个怀疑分子,就只能飘忽地像云?没有根,左摇右摆。
年纪大了,欲望也没有。真糟糕。

评论